姜白山

口味很杂

随笔

想回家养绣球花了。
白的,粉的,紫的……一簇簇挤在一起,很热闹
山野很清静,但天不一定,随时可能落雨。
那一次和朋友骑着电动车去山上的野庙,意外之喜,这小寺庙有幽然独绝的气势。住在庙里的奶奶是个俗家居士,在庙后种了丝瓜豆苗白菜一类的蔬果,每个月还领政府三百元。她显然是很自得的,我们不用问,她都淡淡笑着和我们聊家常。
下山,山麓处已经有了人家,天也掉雨了。于是我们便去人家里躲雨,因为山高便冷,主人家让我们坐了还给了热热的茶水。我捧着玻璃杯,心里也熨烫起来。房子里主人家的小孩在看灰太狼,我笑笑去门外坐下。
他家种了很多绣球,开的都鲜活浪漫。我插上耳机,却放着重金属。眼前天山一色,青碧氤氲。我坐着,却好像已经沉过去了。

春天随想

春天了吧?
春天要吃蕨,故乡的山这个时候已经有了新绿,空气里有凉的水汽,草丛里有窸窣的声音……好了,这时候可以上山采蕨了。
它长在向阳的地区,纤细的茎身,略带银灰的绿,看上去弱不胜风。我们只取非常细嫩的蕨吃,因为爽口细腻。
回到家,把它洗干净,烧一锅滚烫的开水,把蕨放进去焯八秒钟就够了。多一秒嫌老,少一秒就会变涩。然后沥干水,热锅,放一点荤油,把蕨放进去炒至微微变色即可。吃饭的时候吃一口,舌头仿佛都会滑去胃里。
或者把蕨处理干净之后,压干水分,放进瓮里腌制,用一些青盐和新鲜的仔姜,密封好。等日头一长,取出来,配半杯不怎么烈的白酒,抿一口酒,吃一口蕨。那是很快乐的。
蕨的味道真好,因为是春天萌动的味道吧。

Dear...[周李] 新手驾驶

为李怼怼庆生撒花😁
希望温暖的周太阳一直温暖李怼怼啦
生日快乐
关键词:只穿领带/遮不住的吻痕
流水文笔,希望大家包容(●'◡'●)ノ❤
大概是流水剧情加车
请看评论区

我的心好像被一只柔软炽烫的手攥着,用力地攥着
所以心又痛又酸又柔软,没有办法
被揉捏搓扁成各种样子之后
手就抛开了我的心
只有我的心空落落地悬着,被风吹
冷下来,僵硬掉

童年

松叶间青绿色圆珠
竹子开出有着狭长边际的花
山间疏疏的晚风,抬头会从发黑的叶子间看的泄露的月盘,只有林木的香气挥之不去
一天从早到晚变化颜色的木芙蓉,大而香的花朵堕在泥泞里没有人看,甚至枝干也被人用雪白的斧头“咖嚓”砍掉,然后拉回家放进土灶里,点起火
田野四处散落的藠开出细碎的花,然后被人挖去根茎,扔掉花朵,处理后放进酸水里
晒干了的稻草徒有形状,一碰就弯
泥塘里的莲花一点都不金贵,自然也谈不上矜持了,密密的圆绿叶比人高,花色粉得又太俗气
只有夜晚近乎可怕的各种虫类永不停息的声音在陪我,也许还有故事里喜欢吃小孩心肝脾肺肾的虎姑婆在暗处窥探,等待时机
想起来就太可怕了,我简直恨不得让清平和春艳大晚上溜出来陪我去田里挖几个红薯,然后三个人点火培红薯来吃
虽然我讨厌吃红薯,但好像我们三个人,当时也只会吃红薯、看月亮,或是看月亮、吃红薯
直到我看见机器。春艳和清平就不见了。
我再也没有看见过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