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白山

口味很杂

随笔

想回家养绣球花了。
白的,粉的,紫的……一簇簇挤在一起,很热闹
山野很清静,但天不一定,随时可能落雨。
那一次和朋友骑着电动车去山上的野庙,意外之喜,这小寺庙有幽然独绝的气势。住在庙里的奶奶是个俗家居士,在庙后种了丝瓜豆苗白菜一类的蔬果,每个月还领政府三百元。她显然是很自得的,我们不用问,她都淡淡笑着和我们聊家常。
下山,山麓处已经有了人家,天也掉雨了。于是我们便去人家里躲雨,因为山高便冷,主人家让我们坐了还给了热热的茶水。我捧着玻璃杯,心里也熨烫起来。房子里主人家的小孩在看灰太狼,我笑笑去门外坐下。
他家种了很多绣球,开的都鲜活浪漫。我插上耳机,却放着重金属。眼前天山一色,青碧氤氲。我坐着,却好像已经沉过去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