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白山

口味很杂

出门碰见棺材

乡里有人去世,我回来那天就知道,因为有亲戚说要去吃豆腐,不能过来这边

也可能是因为,每晚我在门外透气,看着黑魆魆的夜,时不时会穿出来幽渺尖锐的唢喇声,颇有无处话凄凉的冰冷。这也是白宴的标志之一。

我们这边通常称白宴叫吃豆腐,可能取其色白

但撞见棺材,他们说是好事儿。我也懂,字面意思。

黑色的柳木棺材,严丝合缝,约有十二位男性抬棺。其实……不重,但棺木重。毕竟农村劳动力流失严重,叫来的大都是中老年男性了。所以他们抬得很费力,脸上隐隐露出青筋。

坟山在另一头,抬眼望去,约摸露出青黑色的山头,非远非近。送葬的队伍不长,我发了会儿呆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