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白山

口味很杂

看到美丽布料想做裙子

无意间看到美丽的布料

墨蓝色作为底色,层层叠叠,仿佛水墨晕开一样朦胧,细碎的、浅白色的花枝很轻柔地印在上面,密密匝匝地如同一个瑰丽的梦,春山正好,烟云已发。

这个时候就有点喟叹了

我是和奶奶学过裁缝的,也曾做过小衫,但现在,什么都忘了

奶奶是家里脾气最阴郁无常的那一个,我像她。她的房间永远放着各色柔软的碎布料,有红有蓝有绿,永远缀着大片大片怒放的花……哦,当然,不会有黑色的布料。

缝纫机是那种凤凰牌老款脚踏式,穿针引线,踩上去,咯吱咯吱……偶尔加上她录音机里戏曲声,袅袅,入耳入心。昏暗的光线,令人不悦的各种药味和体味。我竟然也很愉快。

过几天,我可能就穿着一身新的乔其纱衫子。大袖,款摆,阔腿管。大红色撒缀金花,这是不变的。老人们喜欢少年子穿的亮,什么花哨来什么,当时我没有发言权。

于是这么一身衣服,春夏里,绿山与红。伙伴们笑我,我便把拳头凑上去。年纪小,大家都没优势,各自青紫,各自回家继续挨揍。

那很快乐,不需要思考的童年很快乐。


评论

热度(2)